English  |  中文 (Chinese traditional)

紅斑狼瘡與新型冠狀病毒之護理:紅斑狼瘡 亞裔關懷聯盟保健日問答環節

今年,我們關注計劃成員在新型冠狀疫情期間的健康問題, 特別邀請袁維佳醫生為大家解答相關問題。袁醫生是我們醫院HSS及紐約長老會醫院風濕專科醫生以及威爾康奈爾醫學院助理教授。

以下是問答環節筆錄,由亞裔關懷聯盟計劃主任Eliza 顏小姐主持:

顏小姐:大家好。首幾個問題與免疫系統有關。

  • 狼瘡患者是否更容易感染新型冠狀流感?
  • 狼瘡患者會出現更嚴重的症狀嗎?
  • 目前是否有任何統計數據或公共期刊支持狼瘡與新型冠狀流感之間的關係?

袁醫生:大家好。首先,新型冠狀流感病毒是一種非常新的病毒。我們仍然對該病毒知之甚少,而且情況正在不斷發展。因此,我們需要參考關於狼瘡患者病毒感染的已知知識。狼瘡患者感染新型冠狀流感的風險更高嗎?好吧,由於狼瘡患者通常免疫系統失調故感染的風險較高,有理由推測狼瘡患者會更容易感染新型冠狀流感。但是,新型冠狀流感是一種高傳染性病毒,如果在相當時間內暴露於足夠份量的病毒,每個人都有感染該病毒的高風險。因此,在基礎感染性高的情況下,狼瘡引起的感染新型冠狀流感的額外風險並不那麼重要。

顏小姐:第二個問題是,狼瘡患者如果感染了這種病毒,會不會受到更嚴重的感染?

袁醫生:新型冠狀病毒不僅會導致組織和器官的直接損傷,還會引起被稱為「細胞因子風暴」的過度免疫反應,進而導致損傷。由於狼瘡是一種慢性自身免疫炎性疾病,當被病毒感染觸發時,患者可能會出現過度的炎性反應。因此,可以合理地認為狼瘡患者發生更嚴重感染的風險可能更高。根據我們在疫情期間在患者身上觀察到的情況,這是真的嗎?我們目前仍然沒有足夠的數據來得出明確的結論。但是,根據世界其他地區和美國的有限研究,與普通人群相比,風濕病患者的新型冠狀感染結果似乎並不差。這是否由於大多數風濕病患者是女性而男性患上更嚴重病徵的風險比較高?還是免疫調節療法對我們的患者起到保護作用?我們需要更多數據才能知道答案。

羥氯喹(HCQ)常用於狼瘡患者。它也在新型冠狀流感患者中進行了實驗性使用。 羥氯喹是否會降低狼瘡患者的新型冠狀感染嚴重程度?法國有一項研究對羥氯喹的17名狼瘡患者進行了研究。這些患者似乎沒有更嚴重的疾病。但是請記住,這是一項針對極少數患者的非常有限的研究。

顏小姐:好的,接下來, 我們有很多與藥物和治療有關的問題,袁醫生剛才提到了羥氯喹。 羥氯喹不久前經常在媒體上提及。人們仍然好奇它是否可以防止感染新型冠狀流感。 另外, 羥氯喹會引起視力和心律問題,是否仍可用於患有視力和心臟問題的狼瘡患者?

袁醫生:謝謝。 羥氯喹已經存在大約70年了。它首先被用作抗瘧疾藥物。在過去的幾十年裡,它一直被用於治療風濕病,並被證明是一種安全的藥物。這也是我們在懷孕患者中使用的少數藥物之一。 羥氯喹可以預防新型冠狀感染嗎?由於新型冠狀流感是一種具有高度傳染性的病毒,因此期望藥物完全預防感染是不現實的。通過採取預防措施避免接觸病毒是關鍵。羥氯喹絕對不應該被視為"防護功能" 的藥物, 人人會有機會感染這病毒。醫療隊正在進行羥氯喹預防試驗, 當結果可用時,我們應該獲得更多信息。 羥氯喹會降低新型冠狀感染的嚴重性嗎?我們需要對早期和輕度患者進行更多試驗才能知道答案。

視網膜病變是羥氯喹的潛在副作用,但非常罕見。氯喹具有比羥氯喹更高視網膜毒性的風險。氯喹在世界某些地區使用,但在美國巳停用。建議定期每6個月由眼科醫生進行一次眼部檢查,以發現早期變化。有一項研究調查服用羥氯喹的視障狼瘡患者, 發現失明的原因都屬於其他原因。

羥氯喹對心臟安全嗎?與某些藥物同時使用時,它可能會延長心電圖上的QT間隔*。對於患有QT長時間綜合症的患者來說, 延長QT間隔可導致心律不齊,這種情況很罕見。如果您做過心電圖檢查,您就會知道自己是否患有長時間的QT綜合症。除非患有潛在的心律不齊或長時間QT綜合症,否則羥氯喹通常對心臟是安全的。我的病人在疫情期間見過心臟病專家,詢問他們繼續服用羥氯喹是否可以, 答案是肯定的。

潑尼松(類固醇)是狼瘡患者的常用藥物。由於潑尼松會壓抑免疫系統,是否會增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機會?首先,潑尼松決不可突然停止,因為它可能導致威脅生命的「戒斷侯群症」,稱為[腎上腺功能不全]。如果您想更改潑尼鬆的劑量,請務必與您的風濕病醫生商量。儘管從理論上講,壓抑免疫系統通常會增加感染的風險,但不受控制的炎症也會增加感染的風險。因此,在疫情期間應繼續免疫抑制療法,您會能夠保持 "更正常"的免疫系統。應否暫停免疫抑制療法是一個非常個人的決定, 我會視乎個別病人的環境風險(需要上班嗎? 在家中遠程工作嗎?)和他們疾病活躍度, 以及對疫情有什麼方面的關注。對於感染新型冠狀輕度風險的患者,我可能考慮在疫情高峰期間推遲特效免疫抑制治療, 我大多數病人仍在接受治療。如前所述,在考慮感染風險時,通過免疫抑制治療維持正常的免疫系統同樣重要。正如我在開始時提到的,我們對新型冠狀知之甚少,但是我們已經處理過病毒感染和冠狀病毒, 例如感冒,傷風, 其實新型冠狀病毒也是屬於冠狀病毒。運用從其他病毒學到的策略,總是很有幫助的。長期服用類固醇的狼瘡患者受到病毒感染時,只要不是太高劑量,我們總是會繼續使用潑尼松。

對於新型冠狀感染,初始階段是病毒與細胞結合進入人體並開始復製。在此階段,抗病毒治療很重要。然而,後期階段的特徵是身體在抵抗病毒作出的免疫反應,不幸的是,這反應也可以靶向並破壞人體組織和器官, 這種因感染引起的炎症反應是一把雙刃劍。由此,在嚴重的新型冠狀感染中, 我們會使用抗炎治療方法,例如用於類風濕性關節炎的類固醇和生物製劑。對有感染的重症患者, 我們一直使用類固醇,以限制不必要的炎症損害。

顏小姐:現在讓我們繼續下一個問題。隨著紐約第二階段的重新開放,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安全地再次去看醫生,或者應否進行視像診症,然後等到再安全才到診所?

袁醫生:好的,看醫生有兩個步驟。第一步是離開家去醫生辦公室,涉及交通運輸。第二步是您在辦公室與其他患者和員工一起。兩者都可能有暴露病毒的風險。

在交通方面,我著患者盡量請朋友或家人開車,或乘公共汽車、地鐵或搭便車(Access-a-Ride)。自疫情開始以來,公共並不擁擠,地鐵也很乾淨。搭便車乘客人數限制為一個,因此也很安全。

疫情期間醫院和辦公室都徹底清潔,所有患者和來訪者都需要接受檢查。我們已採取措施減少辦公室的患者人數,以便做到社交距離。我們還開始了網上登記手續,以減少在辦公室輪侯時間。因此,到醫生辦公室診症是非常安全的。狼瘡是一種慢性疾病,需要定期看醫生和化驗檢查, 特別是對於狼瘡患者,我們真的依靠尿液檢查來了解是否有腎臟炎症的跡象。這是病發第一個跡象,通常腎臟炎症是無症狀的。保持例行覆診的重要性大於去辦公室的風險。

關鍵是要繼續採取預防措施,戴上口罩,保持洗手,注意社交距離。如果戴上手套,請確保不要觸摸臉,因為手套會給人虛假的安全感。

視像診症是無需親自到訪醫生的另一種選擇。您的醫生可以告訴您 您的情況是否適合視像診症。對於狼瘡患者,我發現一個主要問題是,即使可以在網上看到他們,他們仍須到實驗室進行化驗測試。對於某些患者而言,去實驗室比去診所方便得多。

顏小姐:我們還有大約五分鐘。關於預防方面, 如何增強免疫力?維生素D是否可以幫助增強抵抗於新型冠狀流感?我聽說蒸氣可以預防或治療於新型冠狀流感,真的嗎?

袁醫生:第一個關鍵問題是我們的免疫系統。我們必須記住,免疫系統有兩個組成部分,特別與狼瘡患者有關。一個是自衛能力,令我們可以與病毒,細菌,寄生蟲,真菌,腫瘤細胞等入侵者作戰鬥。另一個因素是針對自身不適當的免疫反應,這種免疫反應在自身免疫性疾病患者中會過度活躍。為了預防新型冠狀感染,我們需要加強免疫系統的自衛能力。我們可以確保充足的睡眠,控制壓力水平以及服用維生素D3等補充劑來實現這一目標。抑制對我們自己的身體有害的免疫反應也很重要,這樣我們的自衛隊的免疫細胞就不會分散注意力被拉到與我們自己的身體作鬥爭。這是通過控制狼瘡活動來實現的。維生素D3被認為是維持正常免疫系統的重要元素, 您至少應服用2000單位 (IU)。對維生素D3水平進行血液檢查也有助於決定劑量。維生素C也有幫助。許多常見的預防感冒藥都含有維生素D和鋅,是一種方便的組合。

桑拿浴能幫助預防新型冠狀感染嗎?桑拿被認為是一種很好的排毒療法。但是,它只會略微升高人體溫度(攝氏37度),新型冠狀病毒可以在攝氏56度中抵抗30分鐘。因此,我認為桑拿浴無法預防新型冠狀感染。但可以利用桑拿浴來維持整體健康。隨著新型冠狀疫情,找一間合衛生或私人桑拿浴室會特別困難。

顏小姐:最後一個問題。重複使用的布面罩與一次性手術口罩是否一樣安全?

袁醫生:外科手術口罩可以阻擋大多數病毒滴。實際上,已經進行了一項研究,調查手術口罩與布口罩過濾病毒顆粒的程度。當您將兩者進行比較時,與手術口罩相比,布口罩的過濾效率為50%至75%。面罩的有效性取決於織維物抖。手術口罩的優點是它具有適度的防水性,因此不容易弄髒。

顏小姐:太好了!再次感謝袁醫生今天在這裡講解。時間飛逝。我們問答環節現在結束。

* QT間隔是心電圖中的波動測量,用於評估心臟的電能性質。它是指從Q波開始到T波結束的時間。該間隔相等於心臟的心室開始收縮到其放鬆之間的的時間。

要安排醫生預約,請瀏覽我們的查找醫生頁面。如果您需要中文翻譯服務,請瀏覽我們的語言服務頁面或致電 212.606.1760

講座日期:2020年6月27日

Authors

Image - Photo of Weijia Yuan, MD
Weijia Yuan, MD
Assistant Attending Physician, Hospital for Special Surgery
Assistant Professor of Medicine, Weill Cornell Medical College
 

Need Help Finding a Physician?

Related Content